Dialogue

Vocabulary

Learn New Words FAST with this Lesson’s Vocab Review List

Get this lesson’s key vocab, their translations and pronunciations. Sign up for your Free Lifetime Account Now and get 7 Days of Premium Access including this feature.

Or sign up using Facebook
Already a Member?

Lesson Transcript

要风度,还是要温度?(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月4日,北京刚刚下完一场彻夜大雪,零下十几度,刮风好几级,积雪几尺厚。凭着在北京打滚几年的生活经验,为了维护广东人的尊严,我就如常只穿一条牛仔裤,一件中袖t恤,一件拉链只能往上拉到肚皮的朋克皮衣——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件摇滚外套,外加一条材料空隙极大的真丝围巾。但事实证明,摇滚,是不保暖的。
其实我平时差不多冷的时候也是这么穿的,这本来不是个大问题,如果你不是要大马路上徘徊一小时,或者入黑时分要赤手空拳骑单车回家。
但是,就是有但是。
早上准备去机场接人,算好时间到地铁站,辗转进入机场快轨,等了半天等到一个消息——天气原因,早上机场快轨取消。我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倒抽着冷气爬上地面,准备打的。结果,你猜对了,车肯定是等不到,等到的肯定是拒载,没拒载的肯定是黑车。走了一两公里,上了辆披着出租车外壳的黑车,叫价150。我决意下车,被他扔在了禁止停车的公路边。天荒地老一般久的夺命拦车后,终于有好心出租司机肯停车。我就团成一团,飞快且圆润的上去了。尽管动作迅速,但脸已经冻僵——机…机场,不…要不要去。
不知是不是那时候冻坏了脑子,回到办公室且暖和了一天的我,完全忘记了室外条件的艰苦。下班时头脑一热就借了一辆自行车要骑回家,因为办公室离家很近,“二十分钟死不了”。
临行,自行车主人一家悲壮的对我说“答应我们,不要死”。
我回“年轻不疯狂,老大徒悲伤”。抢了一副手套后,消失在楼梯间。
到楼下打开大门,靠,一阵寒风灌入。摔门,转身,打算上楼还钥匙。走了两步,我又把自己说服了——这样的大雪天,出去无论走路还是坐车都一样艰难。于是转身,打开大门。结果,天哪,冷得吓人,还是关上。几番挣扎后,我做了个愚蠢至极的决定——命可以不管,面子不能不要。于是,我就冒死骑上了自行车!
然而,过了一分钟,除了风大雪大眼睛睁不开外,我还发现了几个小问题——
一,车座太高,双脚悬空。
二,刹车不灵,只能靠吼。
三,我...我不认识路。
这时候我只想起年前给自己算命时看到的那句话——一生不得安宁。
硬着头皮一路往北骑了一会儿,我开始出现生命衰竭现象。手套不管用,十个手指冻得发痛,恨不得砍下来。膝盖大腿那种刺痛,动一下都很吃力。胸口嗖嗖灌风。 还有我的招风耳,完全处于石化状态。最惨的是完全裸露的我的脑袋。五官僵硬,皮肤如被刀刮。刮得我睫毛都翘了,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上面沾了雪。由于血液运输困难,额头发痛。而我从来没这么强烈地感觉到额头的存在。原来,冻,真的会死人。
而那条围巾毛用都没有。挡得了脸围不住脖子,其实连脸都围不住,因为质地太滑。为了不用两步一停车地去系围巾,我就用牙齿咬着它——像一条会骑车的狗,咬着围巾往前蹬,鼻子还不断呼气……

1 Comment

Hide
Please to leave a comment.
😄 😞 😳 😁 😒 😎 😠 😆 😅 😜 😉 😭 😇 😴 😮 😈 ❤️️ 👍
Sorry,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 under 800 characters. Got a complicated question? Try asking your teacher using My Teacher Messenger.
Sorry,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 under 800 characters.

user profile picture
ChineseClass101.com
Wednesday at 6:30 pm
Your comment is awaiting moderation.

要风度,还是要温度?(一)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月4日,北京刚刚下完一场彻夜大雪,零下十几度,刮风好几级,积雪几尺厚。凭着在北京打滚几年的生活经验,为了维护广东人的尊严,我就如常只穿一条牛仔裤,一件中袖t恤,一件拉链只能往上拉到肚皮的朋克皮衣——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件摇滚外套,外加一条材料空隙极大的真丝围巾。但事实证明,摇滚,是不保暖的。

其实我平时差不多冷的时候也是这么穿的,这本来不是个大问题,如果你不是要大马路上徘徊一小时,或者入黑时分要赤手空拳骑单车回家。

但是,就是有但是。

早上准备去机场接人,算好时间到地铁站,辗转进入机场快轨,等了半天等到一个消息——天气原因,早上机场快轨取消。我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倒抽着冷气爬上地面,准备打的。结果,你猜对了,车肯定是等不到,等到的肯定是拒载,没拒载的肯定是黑车。走了一两公里,上了辆披着出租车外壳的黑车,叫价150。我决意下车,被他扔在了禁止停车的公路边。天荒地老一般久的夺命拦车后,终于有好心出租司机肯停车。我就团成一团,飞快且圆润的上去了。尽管动作迅速,但脸已经冻僵——机…机场,不…要不要去。

不知是不是那时候冻坏了脑子,回到办公室且暖和了一天的我,完全忘记了室外条件的艰苦。下班时头脑一热就借了一辆自行车要骑回家,因为办公室离家很近,“二十分钟死不了”。

临行,自行车主人一家悲壮的对我说“答应我们,不要死”。

我回“年轻不疯狂,老大徒悲伤”。抢了一副手套后,消失在楼梯间。

到楼下打开大门,靠,一阵寒风灌入。摔门,转身,打算上楼还钥匙。走了两步,我又把自己说服了——这样的大雪天,出去无论走路还是坐车都一样艰难。于是转身,打开大门。结果,天哪,冷得吓人,还是关上。几番挣扎后,我做了个愚蠢至极的决定——命可以不管,面子不能不要。于是,我就冒死骑上了自行车!

然而,过了一分钟,除了风大雪大眼睛睁不开外,我还发现了几个小问题——

一,车座太高,双脚悬空。
二,刹车不灵,只能靠吼。
三,我...我不认识路。

这时候我只想起年前给自己算命时看到的那句话——一生不得安宁。

硬 着头皮一路往北骑了一会儿,我开始出现生命衰竭现象。手套不管用,十个手指冻得发痛,恨不得砍下来。膝盖大腿那种刺痛,动一下都很吃力。胸口嗖嗖灌风。 还有我的招风耳,完全处于石化状态。最惨的是完全裸露的我的脑袋。五官僵硬,皮肤如被刀刮。刮得我睫毛都翘了,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上面沾了雪。由于血液运输 困难,额头发痛。而我从来没这么强烈地感觉到额头的存在。原来,冻,真的会死人。

而那条围巾毛用都没有。挡得了脸围不住脖子,其实连脸都围不住,因为质地太滑。为了不用两步一停车地去系围巾,我就用牙齿咬着它——像一条会骑车的狗,咬着围巾往前蹬,鼻子还不断呼气……

 

What's the coldest you've ever been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