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ue

Vocabulary

Learn New Words FAST with this Lesson’s Vocab Review List

Get this lesson’s key vocab, their translations and pronunciations. Sign up for your Free Lifetime Account Now and get 7 Days of Premium Access including this feature.

Or sign up using Facebook
Already a Member?

Lesson Transcript

信仰的力量
一老友——就是和我一同考研的那位——周五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周日那天到雍和宫烧香拜佛如何?我问何故,她说考试以后怕通不过,所以想去拜拜神,让佛祖保佑一下。我大跌眼镜,问,“你没开玩笑吧?”她说“没有”,我大惊,说“你啥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迷信?”她说烧了总比没烧好。
我不想去,因为雍和宫是北京所有景点里最没意思的一个。说是一个“宫”,实际上只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几层房子,房子里面都是神佛,没什么魅力的景致,人们去了,便见佛就拜,也没有什么理由。去了一遭,玩没玩好,头倒是磕了几十个。而我们的头都珍贵得很,上没跪过天地,下没跪过父母,现在倒好,要去给泥塑的人偶磕头了。关键是,我明明知道磕了头也没用。对方的观点和我截然相反,认为不管是科学的还是伪科学的,物质的还是精神的,现实的还是虚构的,只要有一点点希望,都不能够放弃。并放出恶言,说如果我通不过考试,必定是因为没有烧香的关系。就这样,我被恐吓住了,终于决定还是勉强和她去一次雍和宫。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人们都是有求于佛的时候才会去拜佛,没什么事儿的时候谁会去呢?而且,我们不止拜一个佛,要拜就多拜几个,一个不灵,总不能个个不灵吧?假若神佛收了我们的钱却又不肯给我们办事,恐怕我们以后想到他们就会咒骂三声。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理解,西方人对于宗教的恒久不变的信仰,究竟有什么动力?因为中国人就是这样,连信仰都那么功利。
周六下午,我去中关村修电脑,朋友给我发短信,让我留意一下一家叫做爱格的衣服店是不是已经打折了。我打眼望去,呀,的确打折了,而且打得挺狠,全场三折起,告知朋友。朋友兴奋至极,又过了二十分钟,我们决定不去雍和宫,取而代之的,是我们要去爱格狂刷一笔。
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只问价格不管衣服尺寸的人。朋友买衣服的原则只有一个,只买三折的!一旦有一件更漂亮的放在那儿——五折——她便将头发向后一甩——不买!所以衣服的材料花色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折扣一定要打得多。看她在那儿如此疯狂,我决定退出,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休息。发现一条长凳上还有一个人的位置,我便狂奔了过去,到了才发现,凳子上清一色地坐了四个男人,另外还有四堆大包小包,我坐在那儿的确是太碍眼了,但因我已累崩,也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一屁股坐下,才发现购物的女人真是疯狂,大家的脸都兴奋得发红,像刚刚跑完了三千米一样。而坐在我身边的男士们却个个愁眉苦脸,抱着老婆,也许是女朋友买的一大堆东西,垂头丧气地在那儿等着。
这时候,我相信,在我朋友的脑子里,早已没有了什么考试,什么雍和宫,什么神,什么佛,什么菩萨,现在她的心里想到的,应该只是她正在做的那件事——疯狂地买下去!

News

2 Comments

Hide
Please to leave a comment.
😄 😞 😳 😁 😒 😎 😠 😆 😅 😜 😉 😭 😇 😴 😮 😈 ❤️️ 👍
Sorry,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 under 800 characters. Got a complicated question? Try asking your teacher using My Teacher Messenger.
Sorry,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 under 800 characters.

user profile picture
ChineseClass101.com
Wednesday at 6:30 pm
Pinned Comment
Your comment is awaiting moderation.

信仰的力量

一老友——就是和我一同考研的那位——周五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周日那天到雍和宫烧香拜佛如何?我问何故,她说考试以后怕 通不过,所以想去拜拜神,让佛祖保佑一下。我大跌眼镜,问,“你没开玩笑吧?”她说“没有”,我大惊,说“你啥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迷信?”她说烧了总比没烧 好。

我不想去,因为雍和宫是北京所有景点里最没意思的一个。说是一个“宫”,实际上只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几层房子,房子里面都是神 佛,没什么魅力的景致,人们去了,便见佛就拜,也没有什么理由。去了一遭,玩没玩好,头倒是磕了几十个。而我们的头都珍贵得很,上没跪过天地,下没跪过父 母,现在倒好,要去给泥塑的人偶磕头了。关键是,我明明知道磕了头也没用。对方的观点和我截然相反,认为不管是科学的还是伪科学的,物质的还是精神的,现 实的还是虚构的,只要有一点点希望,都不能够放弃。并放出恶言,说如果我通不过考试,必定是因为没有烧香的关系。就这样,我被恐吓住了,终于决定还是勉强 和她去一次雍和宫。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人们都是有求于佛的时候才会去拜佛,没什么事儿的时候谁会去呢?而且, 我们不止拜一个佛,要拜就多拜几个,一个不灵,总不能个个不灵吧?假若神佛收了我们的钱却又不肯给我们办事,恐怕我们以后想到他们就会咒骂三声。所以,我 们没有办法理解,西方人对于宗教的恒久不变的信仰,究竟有什么动力?因为中国人就是这样,连信仰都那么功利。

周六下午,我去中关村修电脑,朋友给我发短信,让我留意一下一家叫做爱格的衣服店是不是已经打折了。我打眼望去,呀,的确打折了,而且打得挺狠,全场三折起,告知朋友。朋友兴奋至极,又过了二十分钟,我们决定不去雍和宫,取而代之的,是我们要去爱格狂刷一笔。

我 第一次见到一个只问价格不管衣服尺寸的人。朋友买衣服的原则只有一个,只买三折的!一旦有一件更漂亮的放在那儿——五折——她便将头发向后一甩——不买! 所以衣服的材料花色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折扣一定要打得多。看她在那儿如此疯狂,我决定退出,找个清静的地方休息休息。发现一条长凳上还有一个人的位置,我 便狂奔了过去,到了才发现,凳子上清一色地坐了四个男人,另外还有四堆大包小包,我坐在那儿的确是太碍眼了,但因我已累崩,也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一屁股坐 下,才发现购物的女人真是疯狂,大家的脸都兴奋得发红,像刚刚跑完了三千米一样。而坐在我身边的男士们却个个愁眉苦脸,抱着老婆,也许是女朋友买的一大堆 东西,垂头丧气地在那儿等着。

这时候,我相信,在我朋友的脑子里,早已没有了什么考试,什么雍和宫,什么神,什么佛,什么菩萨,现在她的心里想到的,应该只是她正在做的那件事——疯狂地买下去!

 

user profile picture
Mike
Sunday at 1:27 am
Your comment is awaiting moderation.

There is no transcript for these later lessons. This last lesson was posted in December 2010. Are more lessons planned as it is now May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