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ue

Vocabulary

Learn New Words FAST with this Lesson’s Vocab Review List

Get this lesson’s key vocab, their translations and pronunciations. Sign up for your Free Lifetime Account Now and get 7 Days of Premium Access including this feature.

Or sign up using Facebook
Already a Member?

Lesson Transcript

汶川记忆(一)
小燕姐
想起小燕姐就想起几个场景。
第一天在汶川县城见面,不敢相信眼前苗条白皙又活泼的姑娘就是电话里成熟稳重的小燕姐。她主动和我握手说“蓝子你好,我是小燕”。
第二天在直台,吃饭,小燕姐突然对我说,蓝子报名报得很早啊。我说应该是吧。她说某个成都的志愿者早早儿就报名了,但定了几个时间都未能成行,最后以父亲不准为由退出了。小燕姐说——像我,下午决定跟电影队入汶川,傍晚收拾收拾就可以出发了,这才是做事的人。其他人也说了几句什么,我没怎么听,赶紧把饭吃完就离开了帐篷。
某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女生帐篷里只有我、薇薇和小燕姐。意外从张姐床上搜出青苹果若干。小燕姐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们赶紧在张姐回来之前把苹果吃了!我和薇薇见识过张姐的厉害,哪里敢随便动口,小燕姐就率先咬了一口,催促我们快吃。恭敬不如从命,想着天大的事情也有小燕姐撑着,我们也就不客气了。薇薇咬了一口之后拿手电一照还发现一条白白胖胖的虫子。好,这是没有农药的水果。过了好一会儿,我们在外头聊天的时候,才听到张姐委屈地喊“是谁吃了我的苹果!”
韶关大叔
韶关大叔约莫有五六十岁,他的入汶时间和我是同一天。当我在汶川县城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那时候烈日当空,晒得黝黑的他带着眼镜,推着有点破的越野自行车,全身穿满了衣服,有长裤有短裤,有长袖有短袖,有圆领有立领。
他说他来自广东韶关,是自行车队的。他从广西出发,骑了半个月自行车到这儿来当志愿者。他还给我们看他脸上的伤疤,说是路上发生意外时留下的。我不禁佩服他的毅力。李大哥问他想好来这里做什么工作没,他说这里需要什么他就做什么。
像这样个人来的志愿者很多,没有组织也不明确岗位,如果是有决心有能力坚持下来帮忙的固然好,否则恐怕也是添乱。听说政府已经禁止以个人名义入汶的志愿者了。恐怕他的志愿者之路会比较坎坷。
铁军
听说刚去帐篷学校的时候,女老师让孩子们叫她们“阿姨”,以为孩子们都知道这个词,就没解释什么是阿姨,也没告诉他们有个对应的称呼叫“叔叔”。于是发生了多起男志愿者被叫做“阿姨”的事件。田大鹏就常被称为“田阿姨”,后来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解释,他让孩子们称他为“科学老师”。
某日体育课上,孩子们看铁军训练,休息期间一小孩跑上去跟阿兵哥搭讪——阿姨,你刚刚打的是啥子拳?阿兵哥怒起“谁让你叫我阿姨了?看你以后还敢叫我阿姨!”便揪着小孩作势要打。小孩平时和阿兵哥闹多了,哪里会怕,只呵呵傻笑。阿兵哥说“笑啥?回去上课去!”小孩乖巧地答道“阿姨再见”,结果被阿兵哥一路追着打。

1 Comment

Hide
Please to leave a comment.
😄 😞 😳 😁 😒 😎 😠 😆 😅 😜 😉 😭 😇 😴 😮 😈 ❤️️ 👍
Sorry,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 under 800 characters. Got a complicated question? Try asking your teacher using My Teacher Messenger.
Sorry,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 under 800 characters.

user profile picture
ChineseClass101.com
Wednesday at 6:30 pm
Your comment is awaiting moderation.

汶川记忆(一)

小燕姐

想起小燕姐就想起几个场景。

第一天在汶川县城见面,不敢相信眼前苗条白皙又活泼的姑娘就是电话里成熟稳重的小燕姐。她主动和我握手说“蓝子你好,我是小燕”。

第二天在直台,吃饭,小燕姐突然对我说,蓝子报名报得很早啊。我说应该是吧。她说某个成都的志愿者早早儿就报名了,但定了几个时间都未能成行,最后以父亲不准为由退出了。小燕姐说——像我,下午决定跟电影队入汶川,傍晚收拾收拾就可以出发了,这才是做事的人。其他人也说了几句什么,我没怎么听,赶紧把饭吃完就离开了帐篷。

某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女生帐篷里只有我、薇薇和小燕姐。意外从张姐床上搜出青苹果若干。小燕姐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们赶紧在张姐回来之前把苹果吃了!我和薇薇见识过张姐的厉害,哪里敢随便动口,小燕姐就率先咬了一口,催促我们快吃。恭敬不如从命,想着天大的事情也有小燕姐撑着,我们也就不客气了。薇薇咬了一口之后拿手电一照还发现一条白白胖胖的虫子。好,这是没有农药的水果。过了好一会儿,我们在外头聊天的时候,才听到张姐委屈地喊“是谁吃了我的苹果!”

韶关大叔

韶关大叔约莫有五六十岁,他的入汶时间和我是同一天。当我在汶川县城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那时候烈日当空,晒得黝黑的他带着眼镜,推着有点破的越野自行车,全身穿满了衣服,有长裤有短裤,有长袖有短袖,有圆领有立领。

他说他来自广东韶关,是自行车队的。他从广西出发,骑了半个月自行车到这儿来当志愿者。他还给我们看他脸上的伤疤,说是路上发生意外时留下的。我不禁佩服他的毅力。李大哥问他想好来这里做什么工作没,他说这里需要什么他就做什么。

像这样个人来的志愿者很多,没有组织也不明确岗位,如果是有决心有能力坚持下来帮忙的固然好,否则恐怕也是添乱。听说政府已经禁止以个人名义入汶的志愿者了。恐怕他的志愿者之路会比较坎坷。

铁军

听说刚去帐篷学校的时候,女老师让孩子们叫她们“阿姨”,以为孩子们都知道这个词,就没解释什么是阿姨,也没告诉他们有个对应的称呼叫“叔叔”。于是发生了多起男志愿者被叫做“阿姨”的事件。田大鹏就常被称为“田阿姨”,后来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解释,他让孩子们称他为“科学老师”。

某日体育课上,孩子们看铁军训练,休息期间一小孩跑上去跟阿兵哥搭讪——阿姨,你刚刚打的是啥子拳?阿兵哥怒起“谁让你叫我阿姨了?看你以后还敢叫我阿姨!”便揪着小孩作势要打。小孩平时和阿兵哥闹多了,哪里会怕,只呵呵傻笑。阿兵哥说“笑啥?回去上课去!”小孩乖巧地答道“阿姨再见”,结果被阿兵哥一路追着打。